仁风新闻网>科技>"现代创业的围城"——硅谷有什么秘密?丨21读书
"现代创业的围城"——硅谷有什么秘密?丨21读书

2019-11-17 17:48:31   【浏览】2022

摘要:近年,不同主题的密室逃脱游戏风靡全国。比如现在的硅谷,那可真是加强版本的“混乱密室max”。在所有创业者对于硅谷趋之若鹜的当下,他在却在书中痛斥硅谷的黑暗与混乱,甚至不惜揭露前雇主facebook的许

每周一都有一本书

让阅读丰富你的生活

如果密室逃脱游戏(Chamber of Secrets Escape Game)是对玩家心理耐力的考验,那么美国西海岸的硅谷就是高级密室玩家的游乐场——智力、创造力、决策、洞察力、合作和倒退的终极考验。

安东尼奥·加西亚·马丁内斯(Antonio Garcia Martinez),一个“硅谷的异教徒”,描述了他的个人经历和个人经历,揭示出硅谷远非完美的现实:剧烈的变化、狂热的奉承和折磨内部政治。

硅谷现在就像一个伪装成天堂的修理店——外面的人蜂拥而至,而里面的人正考虑迅速逃离。安东尼奥在这本“逃离硅谷混乱的指南”中说了什么秘密?

阅读

来源:本文内容选自《混沌中的猴子》

编辑陈思;实习生思春

图片的来源,昆虫的想法,视觉中国

不可否认的是,硅谷仍然是现代企业家精神的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碑文

废弃的学校、恐怖分子住所、致命病毒研究所...近年来,密室逃脱游戏的不同主题风靡全国。那些从密室逃出来的人经常惊呼,“太令人兴奋了。感觉就像住在闹鬼的房子里!”

游戏中的恐怖和悬念都是人为编造的,现实生活往往比游戏的情节更加血腥和刺激。例如,在当前的硅谷,它实际上是“混沌之室最大值”的增强版。

如果密室逃脱游戏(Chamber of Secrets Escape Game)是对玩家心理耐力的考验,那么美国西海岸的硅谷就是高级密室玩家的游乐场——智力、创造力、决策、洞察力、合作和倒退的终极考验。

然而,“硅谷异教徒”安东尼奥·加西亚·马丁内斯(Antonio Garcia Martinez)的《混沌猴子:硅谷的肮脏财富和随机失败》是逃离硅谷混乱的指南。通过描述个人经历和个人经历,他说这里的现实远非完美:

剧烈的变化、狂热的卖弄风情和折磨内部政治。

“混乱中的猴子”的名字曾经是一个测试系统抗损坏能力的计算机程序。加西亚·马丁内斯用这个比喻把硅谷的企业家比作扰乱社会、制造混乱的猴子。

当所有企业家都涌向硅谷时,他在书中谴责硅谷的黑暗和混乱。他甚至公开了他前雇主脸书的许多商业秘密,并公开了许多硅谷员工的隐私。

读过《混乱中的猴子》一书的人被分成两组,要么鼓掌要么咬牙切齿。

硅谷现在就像一个伪装成天堂的修理店——外面的人蜂拥而至,而里面的人正考虑迅速逃离。安东尼奥在这本“逃离硅谷混乱的指南”中说了什么秘密?

解密1:脸书峰会的完整记录

会议可以揭示公司的所有秘密,包括公司的结构、效率、领导者的脾气,甚至员工之间微妙的关系。

在《混乱的猴子》(Monkey of Chaos)中,安东尼奥用细腻的笔触为脸书的高层会议描绘了一个场景,生动地描绘了互联网巨头脸书的内部特征。

会议是在facebook几个月前宣布有意上市的背景下召开的,ipo(首次公开发行)已经迫在眉睫。当每个人都思想开放,并邀请投资者关注时,收入增长正在放缓,甚至停滞不前。

该公司煞费苦心创造的新一代社交媒体营销神话正受到广告商前所未有的高度质疑。许多广告商公开质疑在facebook上花钱是否能获得应有的回报,因为至少从他们已经有的投资来看,回报率非常低。

因此,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召集了广告团队(安东尼奥是这里的产品经理),要求他们尽快想出一些能够促进公司收入增长的想法。安东尼奥的团队的想法是开发一个重定向广告系统,彻底颠覆以前的广告运营模式。

那么,参与者是什么?

在你知道这一点之前,你必须首先了解facebook的内部高层结构。在脸书的校园里,地理位置代表命运,你与扎克伯格的距离代表你的重要性。

在L形建筑的外围,有五个会议室专门为脸谱的部门负责人服务。扎克伯格的“邻居”包括前美国财政部长谢丽尔·桑德伯格(Cheryl Sandberg)和脸书明星coo(首席运营官)。安德鲁“博兹”博斯沃思,动态新闻的创始人和工程总监;首席技术官迈克·施罗德弗。

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但是现在每个人都没有像你想的那样坐着。

安东尼奥老板广告部产品总监戈库尔·拉贾拉特南(Gokul Rajaratnam)沉浸在他平时的焦虑中。

广告和市场部的布莱恩·博兰坐在戈库尔旁边,一个剃光头、秃顶的男人。

他看起来像一个在大学里练摔跤的摔跤运动员。他在大公司的舒适生活让他更加愚蠢。

格雷格·巴德罗心不在焉地玩着他的手机。他曾在谷歌工作,目前在facebook负责搜索和广告,但他似乎对这两者都不感兴趣。马克·拉布金(Mark Rabkin)是广告部的工程经理,也是最早涉足广告业务的工程师之一。

大多数其他人都在默默地玩手机或电脑。博兰和谢丽尔小声谈论着他们要讲的幻灯片。一般来说,每当有新想法时,每个人都会提前向谢丽尔汇报,然后根据她的意见调整给扎克伯格的信息,使之尽可能有吸引力。

扎克伯格所有与广告相关的会议都需要这个“咀嚼东西并用勺子喂它们”的过程

原因很简单:扎克伯格当时不在乎广告。

在他看来,这些会议更像是他作为首席执行官不得不面对的苦差事。

扎克伯格悄悄地走进会议室,眼睛盯着手机。他坐在施拉格旁边的空座位上。会议终于可以正式开始了。

扎克伯格和谢丽尔讨厌在大屏幕上看幻灯片,所以有人把准备好的材料打印出来并仔细装订。博兰以表格形式安排了前几个月的辩论和会议记录,并把它们放在材料的第一页。这一页成为会议期间唯一阅读的内容。所有那些详细的技术图表都成了废纸。谢丽尔不关心技术细节,扎克伯格也没有耐心听解释。

安东尼奥在他的书中说:我不止一次在脸书上观察到一个现象,这应该是所有大型组织的问题,包括企业和政府机构:

一个可能影响数千名员工并决定数亿美元收入的高层决策实际上是凭直觉做出的。

对最高直觉的影响可能是一个历史性的企业政治问题,也可能是一些人的雄辩,这是指他们说服忙碌、不耐烦甚至不感兴趣的决策者的能力。

博兰浏览了一下名单页面的内容,却没有提到许多同事就隐私和法律问题进行了无数小时的辩论。

广告已经让扎克伯格打哈欠了。如果他再插入一点隐私问题,他肯定会在艾龙办公椅上睡着。

“所以你认为点击插件数据可以帮助我们赚更多的钱,对吗?”扎克伯格问道。

“这个......视情况而定......它能否成功实现取决于许多因素。我们还没有做a/b测试,因为它确实有法律风险。但是这些数据至少在某种意义上是非常特殊的。当然,表扬按钮的数据是否和我们想象的完全一样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因为——”安东尼奥迟疑地回答。

"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扎克伯格打断了他,不耐烦地问道。

焦虑带来专注。

“根据我们最近的经验,我认为具体数字不会令人惊讶。”

寂静无声。每个人都在等着看扎克伯格说什么。

“这是可以做到的,但不要使用表扬按钮。”他终于开口了。整个房间都在回忆这句话。

"所以重定向广告可以做到,但不要使用社交插件?"谢丽尔重复道,与其说是确认,不如说是询问扎克伯格。

“是的。”

这些都是扎克伯格对此事的评论。

可以看出,整个会议的焦点是一个鲜为人知的产品经理的演讲,这也是facebook一贯的会议风格。

Facebook在那时已经开始成形,但它仍然是一个相对扁平的组织。大致说来,广告部有三个不同的级别。

首先是高级管理层。这一级的成员每天都有没完没了的会议。检查电子邮件是他们的休闲活动。他们在扎克伯格、谢丽尔和其他人中间组成了一个关键的中层管理团队,包括戈库尔、博兰、巴德罗和会议室里的大多数人。

其次是产品和工程师团队,这是一个黑客,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开发部门的这层研究用户和产品,作者安东尼奥也是其中之一。他们可以说是真正创造事物的人。

最后,还有少数销售和运营人员占据着公园中最偏远的办公楼以及同样偏远的海外办公室。这是最低的级别,尽管名义上他们是脸谱面向世界的面孔,高级头衔如“脸谱欧洲、中东和非洲总监”印在名片上。但是他们不能说任何关于如何制造产品的事情。

解密2:在脸书上发布

一个全新的产品有多难?

上述会议的细节实际上揭示了安东尼奥的团队将要做什么。

在加入脸谱网后,安东尼奥成为第一个负责定向广告的产品经理。

他的工作是尽一切可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将facebook的用户数据转换成现金。这个看似简单而直接的任务实际上比想象的要困难得多。作为一名产品经理,安东尼奥带领团队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测试和研究脸书上几乎所有的用户数据——帖子、签到、网页分享、朋友、表扬记录和任何其他可能有助于准确投放广告的内容。然而,这些尝试都毫无例外地失败了,没有一个数据显示出带来可观收入增长的潜力。

因此,他们不得不痛苦地得出结论:

尽管facebook拥有几乎无限的用户数据,但这些数据的商业价值极其有限。社交插件收集的数据可能只是无用的信息,即使它们覆盖的范围很广,规模也很大。

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这需要将facebook的广告体验与facebook之外的数据联系起来。

当时,脸书广告只使用内部数据,安东尼奥的团队提议包括外部数据(如用户浏览历史、在线甚至离线购物记录)。

Facebook一直是一个有围墙的花园。广告商不能在facebook上使用他们自己的数据,也不能在其他地方使用facebook数据。

就数据而言,脸书就像互联网生态系统之外的一个孤岛。所有数据都由自己控制。

安东尼奥的团队想要研究的新的目标广告产品是在这个数据缺口上搭建一座桥梁。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瘦骨嶙峋的。向已建立的广告系统引入全新交易系统的重大举措必须首先得到facebook广告业务最高领导层的批准。

因此,安东尼奥,这些产品经理,必须销售一个他们不理解甚至从未听说过的系统。

就像会议室里的情况一样,没有人知道你在做什么伟大的事情。他们是否支持取决于他们的直觉。层级带来的无知往往会给企业的决策带来更多的风险。

更糟糕的是,这个新的定向广告系统有一个不可推卸的原罪:

它允许外部组织使用facebook广告机的所有优化和定位功能,允许他们选择谁能看到广告、在哪里看到广告以及广告的显示频率,就像facebook所做的那样。

广告部管理层不能容忍这些与facebook平等的外部参与者。

尽管facebook的数据在各种场合被吹捧,但管理层仍然非常抵制与外部数据公平竞争,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自己可能会输。

现实基本相同:对于安东尼奥的产品来说,广告商的出价通常比内部广告系统的出价高得多,这意味着这款新产品能够赢得用户的关注。

不难理解为什么广告商愿意为这种产品支付高价:从外部数据可以得知,上周你刚刚浏览了一个手提包或者刚买了一个尿布。但是facebook的内部广告系统只知道一年前你曾称赞过金凯瑞的主页。

同样每千场30美元的费用,谁的广告报价更容易推动销售?

最终,安东尼奥输给了广告部门的高层领导,他掌握了大权。换句话说,全新的广告系统失去了过时和不创新的特权,安东尼奥不得不离开脸书。

安东尼奥非常讽刺。在他的书《混乱的猴子》中,他这样描述这些自满的领导者:

“因为你无疑是你组织中最胆小、最有创新精神的人。因为在你充满机遇的环境中,雄心勃勃、有能力的人已经离开去追求那些机遇。它们就像炖汤时不断撇去的漂浮泡沫。经过多年的净化,只有像你这样的人被留在锅里。”

“大公司甲和大公司乙之间没有本质区别,因为即使你没有得到提升,你至少会横向移动。你已经知道,大公司最重要的事情是避免被解雇或解雇,以及如何让自己看起来对公司的使命很重要。”

“当组织中有一个效率低下且不称职的成员时,你不会因为他们愚蠢而责骂他们或在他们面前解雇他们(如果你有权利的话),而是选择向他们的经理表达你的意见,然后尽量不要激怒他们的不称职。如果他们的无能没有直接影响到你或你的团队,你只会把注意力放在你真正有发言权的问题上。”

解密3:从脸书被解雇需要多少步骤?

照片/硅谷

职场斗争不比战场温和。

失败者是寇。虽然失败者不必流血,但“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在线项目失败后,安东尼奥被最高管理层推出,并最终提交了辞呈。

《混沌中的猴子》一书详细讲述了他离开脸谱网的故事。即使在他留在facebook的最后一秒钟,这里的人们也没有停止为智慧和勇气而战。

2013年4月15日是安东尼奥在脸书上最后一次赎回股票的日期。如果你浏览日历,你会发现今天是星期一。

因为有一个先例,员工一到公司就被开除,安东尼奥认为他不需要让每个人都看到一个前员工悲伤地把公司的杯子放在纸板盒里,所以他周一向戈库尔(他也是这场斗争的获胜者)报告了一天的休假。他在书中描述了他的计划:

“他度假时不能解雇我。我不确定股票是在一天的开始还是结束时兑现,星期一是4月15日。我宁愿再等24个小时,让那些股票静静地存在我的银行账户里,然后辞职。”

当你拿到股票并递交辞呈时,你认为你完成了吗?当然不是!每一步都很重要:

首先,你应该确保你的桌面干净,不要留下任何碎屑。

其次,清理计算机中的所有私人文件,然后使用“空垃圾桶”功能处理一些机密文件。与仅从文件目录中删除文件相比,该功能还可以用随机数据覆盖磁盘上的文件,基本上阻止了数据恢复的可能性。

原因很简单——即使你没有犯错误,你也可能被起诉。尽管海报画得很漂亮,但公司实际上并不在乎一些小角色,必要时会毫不犹豫地像虫子一样碾碎他们。

剩下的只是标准的人力资源模板:返还所有facebook硬件设备,不招募facebook员工,离职后转让所有facebook知识产权...哦,别忘了,不要交工作许可证,因为除了记住,它还能给你带来永久的苹果产品折扣。

离开脸书后,安东尼奥还短暂担任推特的保密顾问,就推特可能遇到的目标传递系统mopub(即上述目标广告产品竞争)的所有技术、法律和商业问题提供自己的意见。

就在几个月前,安东尼奥还在帮助推特最大的竞争对手脸书建立完全一样的东西。他仍然受facebook保密协议的约束,不允许透露任何关于他在facebook工作的信息。

兴趣如此复杂,从facebook家族跳到twitter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推特告诉安东尼奥要做的几乎是违反保密协议,无论如何,是前雇主叛逃了。“就一点点,”硅谷就是这样运作的。

在与推特的合作终止后,安东尼奥终于离开了这个混乱的地方,开始了他的环球旅行。在书的结尾,他说:

母亲去世后不久,我买了一艘40英尺长的结实的独桅帆船。这艘船没有重复前人的错误。像我自己的女儿一样,我把它命名为阿亚拉,第一个进入旧金山湾的欧洲人。2015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要么在电脑前进行马拉松式写作,要么在阿亚拉的甲板上安装或修理一个又一个昂贵的导航设备。

引用以色列国父西奥多·赫泽尔的话:

“如果你想完成它,那就不是梦;如果你不想完成它,它将永远是一个梦。”

把梦想变成现实是身为创

21点 uedbet 优博国际 江苏快三投注 四川快乐十二

 


 

 

热点新闻